財 經 科技 | 股 票 房 產 原 創 |   中國經濟時報電子版
商 業 地 方 | 文 化 汽 車 APP |   中國經濟時報數字報

中國的未來充滿希望——歐洲人眼中的新中國(上)

中國經濟新聞網 2019-10-14 15:21:30

  【70年:世界看中國】  

  光明日報駐布魯塞爾記者 劉軍

  編者按:

  在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周年之際,記者在“歐盟首都”布魯塞爾采訪了多位年齡不同、職業不同、國籍不同、性別不同的歐盟成員國人士,說說他們眼中的中國是什么樣的。他們中有的數十次訪華,目睹了中國的發展變化;也有不少人從未到過中國,腦子里只有“想象中的中國”。通過他們不同的視角,可以大致感受到歐洲人對中國的關注度。

  昂布瓦斯·佩林:法國人,退休歐盟官員。他們夫婦收養的中國養女艾莉西亞已經21歲。

  上大學期間,我讀了馬爾羅的《人類的命運》,知道了中國大革命,那是第一次接觸到中國。我的一位女同學推薦我讀西蒙娜·波伏娃的作品,其中一本書是1954年出版的關于中國的《名士風流》。閱讀讓我對亞洲和中國產生了興趣。后來,我在巴黎13區和美國唐人街遇到許多中國人,與中國人的情感交流十分融洽,這也是后來我們收養中國孩子的內在動機。20年前,我們到武漢收養了女兒艾莉西亞。當時法國和中國沒有領養協議,我們是通過比利時有關組織實現領養愿望的。

  中國是世界第二大經濟體,西方社會,尤其是西方媒體對中國有很大的誤解,但我不認為西方民眾對中國心存恐懼。您瞧,許多西方年輕人到中國留學、工作。我個人的感覺是西方人對中國充滿敬意,尤其是受過教育的,有一定文化知識和教養的人。過去,歐洲人以為中國人吃不飽,穿不暖……現在的中國不僅制造業發達,而且高科技技術也很發達。我舉個例子,法國斯特拉斯堡地區第一外語曾經是德語,后來是英語、俄語,現在是中文,而且呈現出蓬勃發展的趨勢。如果對中國不感興趣,怎么會有如此大的轉變?我正在寫一本書。等我完成了書稿,第一件事就是帶全家人去中國旅行。

  阿爾貝爾·埃廷格:盧森堡人,曾在德國特里爾和盧森堡的大學和中學執教。從2008年開始,他撰寫了兩本書,揭露西方關于西藏的種種謊言。

  我16歲,開始對政治發生興趣。我有一個表兄是當時盧共黨員,受他的影響,我參加了盧共的青年組織——青年進步黨。我跟蹤中、蘇大辯論,深入了解蘇聯、中國和其他國家的共產主義和社會主義運動,并參加了盧中友好協會的活動。在協會讀到許多從中國來的刊物,資料。1974年,我參加協會組織的訪華之旅,到了西安、延安、南京,參觀了棗園毛主席住過的窯洞和南京長江大橋。后來,我帶著全家再次訪華,我對中國的現代化進程由衷地贊賞,對中國的成就充滿敬意。

  2008年,北京奧運會火炬海外接力期間,象征和平的奧運火炬受到海外藏獨勢力的阻攔和襲擊。我從歐、美的西藏研究資料中尋找西藏問題的歷史答案。我撰寫的《自由西藏:還原喇叭教統治下的政權、社會和意識形態》和《西藏問題國際紛爭的背景、流變及視域》,分別于2014年和2015年在德國出版。英文版、法文版和中文版后來在中國出版。我發現,一些歐、美藏學家的研究成果僅僅保存在學術領域,絕大多數西方人根本不了解西藏的真實歷史,不了解漢藏民族之間的關系,也不知道達賴到底想干什么。盡管我現在已退休,但我仍在從事研究中國和西藏的研究。

  我的中國夢就是希望中國繼續保持繁榮和發展,堅持自己的文化和傳統。中國有自己的發展路線圖,反腐敗斗爭如火如荼。中國正在致力于減少地區之間和人民之間的貧富差距,讓全體中國人民都能從經濟發展中得到好處。我信賴中國,對她的未來充滿希望。

  亞辛·艾拉維:摩洛哥裔法國人,是法國的“郊區一代”。他勤勉努力,相信命運掌握在自己手中,現在歐洲議會工作。

  我對中國充滿向往,但我從來沒有去過中國。我對中國的了解僅僅停留在書本上。我知道,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是符合中國國情的道路。西方媒體對中國的評價“一分為二”:認為中國經濟迅速發展,在不久的將來有可能成為世界第一。中國在政治、外交和軍事上也將成為世界的中心,中國文化也將隨著中國的發展而傳向世界;同時,西方也有不少人將中國視為“威脅”。我自己在上大學期間談論中國時基本上把中國視為一種“威脅”,那時老師甚至教導我們“對中國應該防范”。中國很遙遠,對中國缺乏了解而產生誤解是可以理解的,但現在看來,一些西方人是有意為之,他們根本不想去了解中國。

  我的中國夢是希望中國與歐洲攜手保護環境。我相信,中國人只要決定做什么,就一定能夠做到,而且做好。

  埃蒂安·洛伊德:盧森堡人,曾是歐盟駐香港代表。他在亞洲生活了十幾年,和鄧小平握過手,見證了香港回歸。

  我十分喜歡旅行。在香港工作期間,我每半年要到北京與外交部與中方外交人士就香港的未來、中歐關系等問題交換意見。我到西藏去旅行,沿絲綢之路從西安一直到中巴邊境。我的想法是,應該盡量多地利用駐外的機會多走走,多看看。

  我和中國的第一次接觸是中國改革開放之初的1979年。這年2月底,歐共體委員會主席洛伊·詹金斯訪華,我們代表團共7人受到了鄧小平的接見。我們此行中國的目的是落實1975年中歐建交后的雙邊合作項目。鄧小平穿著深綠色的服裝,很隨和、自如。他對我們每位來賓都熟悉,還知道我是盧森堡人。他給我們解釋了四個現代化的重要性。他知識豐富,政治眼光長遠。他認為,歐共體不僅僅是經濟的共同體,還將是政治和軍事上的共同體。他相信歐洲可以成為世界上重要的一極,發揮平衡世界的作用。

  近幾年,我常去上海看望女兒女婿和孫輩。我的外孫子們從上海回到歐洲,一下飛機就驚嘆:“機場這么小!”中國用了短短幾十年的時間內實現了很多重大的目標,在減貧方面更是舉世矚目。

  伊利斯·德-圣瑟爾利尼:希臘人,在布魯塞爾圣米歇爾學校圖書館工作。

  10多年前,我隨同中國朋友到中國旅行。參觀了北京、上海、蘇州、杭州。去中國之前,我對中國的了解只不過是讀過幾本中國書籍,看過幾部關于中國的電影而已。我感到最大的反差是中國之遼闊!在中國,我感到非常安全,這是在歐洲所感覺不到的。我們晚上在北京街頭散步,晚飯后在上海的大街上購物,盡管人非常多,卻從未感到害怕和擔心。登北京長城是三月份,長城兩萬公里長吧!對于歐洲人來說,真的不可能記住這么大的數字,超出了我們的想象力。

  現在有些西方人批評中國在大街上安裝攝像頭“影響了人的自由”,但攝像頭是為了保障社會安全。任何事物都有正反兩方面。在倫敦街頭到處是閉路電視,卻沒有人做任何評論,這就是雙重標準。不久前,我上大學的兒子到深圳生活了半年,他感到非常愜意,樂不思蜀。我希望有一天再到中國看看。

  克拉拉·布瓦瑟南:法國人,政治學博士,現為歐盟機構做咨詢服務。

  我從未到過中國。對中國的了解來自歐美媒體。我知道中國人口眾多,歷史文化悠久,經濟發展迅速但欠平衡。令我震驚的是,中國人的組織管理能力強,歐洲人口比中國一個國家還少一半,卻不能協商一致,為各自利益爭吵。中國幅員遼闊,大家說同一種語言,書寫同樣的文字。我不能想象:斯堪的納維亞人和意大利人說同樣一種語言,寫同樣的文字!

  從西方看中國,的確有很多事情我不能完全理解。但事實擺在那里,中國是向前走的,而歐洲是停滯不前的。我想,西方記者可能對中華文化了解甚少,他們是從西方人的角度描述在中國發生的事情,他們發表的評論自然而然地帶有強烈的西方理念。如果我們沉下來,將一個事件放在不同的文化背景下,其產生的效果是不一樣的。

  (光明日報布魯塞爾10月13日電)

  《光明日報》( 2019年10月14日 12版)

來源:光明網-《光明日報》 作者:劉軍 編輯: 曾紫妍       
微信公眾號
中國經濟新聞網版權與免責聲明:

本網所刊登文章,除原創頻道外,若無特別版權聲明,均來自網絡轉載;
文章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,其真實性由作者或稿源方負責;
如果您對稿件和圖片等有版權及其它爭議,請及時與我們聯系,我們將核實情況后進行相關刪除。

聯系電話:81785256;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

報紙訂閱  關于我們  CET郵箱 
微信公眾號
微信公眾號
中國經濟新聞網 版權所有 未經書面允許不得轉載、復制或建立鏡像
聯系電話:(010)81785256 投稿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 [email protected]
中國經濟時報社 地址:北京市昌平區平西府王府街 郵政編碼:102209 電話:(010)81785188(總機) (010)81785188-5100(編輯部) (010)81785186(廣告部) (010)81785178(發行部) 傳真:(010)81785121 電郵:[email protected] 站點地圖 Copyright 2011 www.cewwvo.live. All Rights Reserved
舉報
不良信息舉報中心
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10120180005       京ICP備07019363號-1       京公網安備110114001037號
机械迷城详细图文攻略